首页 > 正文
江苏医院癫痫专病哪治得好,南京医院癫痫专病有几家,上海治疗癫痫排名前十医院

杭州治疗癫痫病首选是哪家,虹桥医院癫痫专病点评好不好,江苏哪个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,杭州三甲医院治疗癫痫费用,上海有哪家医院治癫痫可跟治,安徽治疗小儿癫痫哪里正规,南京那个医院专治癫痫病的,安徽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家,江西哪家医院以检查癫痫病,上海治疗癫痫病都有哪些方法

  原标题:男子失去左腿搏击命运:娶妻生女开客栈,拿掉假肢挑战新藏线

  10月13日深夜,已经在新藏线上跋涉12天的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,他在旅途中最想念的,是他不到2岁的女儿。

  用“独腿丈量人生”多年,如今,28岁的孙有志在骑行和客栈经营者的圈子里已经是个名人。然而,在8年前,他还是一个因车祸失去救死扶伤梦想的青年:20岁生日前夕,还是大一学生的他,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左腿。

  命运的车轮发生偏转后,孙有志坚强爬起。几年间,他从颓废到奋起,旅游、支教、骑行、经营客栈,期间邂逅爱人又诞下爱女。他默默践行着自己每年长距离骑行一次的诺言。

孙有志骑行抵达西藏阿里地区留影 本文图片均为 受访者 供图

  在他自开始骑行就从未归零的自行车码表上,24000公里是孙有志抵达西藏日土县多玛乡后的读数。在他前方,还有2000公里的新藏线在延伸。

  如果说一开始的骑行,他有“证明自己可以”的意图,那现在的他,则是在磨砺自己的意志力。这次骑行,孙有志没有做准备工作,甚至在骑行正式开始前他还把假肢寄回了家。他在自行车踏板上安装了一个锁扣,固定住右脚,开始了一只脚的骑行。

  孙有志说,这么做的目的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,“骑行中的困难是一定能克服的,生活中的却不尽然。”

孙有志和骑在他肩膀上的女儿

  

  

  车祸发生之前,孙有志是山东济南一所本科院校临床医学专业的大一学生。读书、毕业,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大夫,遇上一个懂他爱他的姑娘,组建家庭生儿育女……这本是他要走的路,直到2009年3月那场带走他左腿的车祸发生。

  时至今日,孙有志依然不愿对外界谈起事故的细节,但他清晰地记得,车祸发生后的一个月,是他20岁的生日。一个人,在最年少轻狂的年纪失去了一条腿,不管是对心理还是生理来说,都是巨大的打击,对孙有志亦然。这个出生在河南新乡辉县的青年,生命中遭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打击。

  “当时在病房中醒来发现自己腿没了,突然觉得活着没多大意义了。”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,孙有志如是说,他甚至不顾家人的劝阻,试图拔掉插在他身上,为他续命的管子。

 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是黯淡无光的。为了治疗肢体的创伤,他休学一年,但心灵上的创伤耗费了他更多的时间。再次回到校园,原本开朗的他陷入极度的自卑中,“甚至不敢和同学并排走。”

  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,2013年,孙有志与往日的同窗一起迎来毕业,也面临着找工作。毕业前,他也像其他的同学一样,把自己五年的学习浓缩成几页简历,放到人才市场上接受用人单位的选择。然而,肢体的残缺为他找工作带来了巨大的障碍。求职的不顺利,让孙有志郁郁寡欢,但与刚遭遇车祸时相比,他已经找到了自我排解的方式。他告诉自己,“生命有时就是无奈,但你必须接受它,不能妥协!”

  力排众议后,他买了一张前往漠河的火车票。正是这次旅行,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他的人生开始从车祸后的黯淡慢慢变回彩色的。

  

  

  在第一次旅行成功之后,孙有志意识到,失去左腿并不代表不能远行。于是,他的旅行一发不可收。

  几个月的时间里,压抑许久的他全国各地四处走,去山东爬泰山、去新疆喀什领略西域之美、到西藏拉萨感受高原魅力……最后,他前往云南丽江,在当地一家教育机构做志愿者,“包吃包住,很开心。”

  2013年5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在网上认识了云南大理的一个残疾自行车运动员,在其帮助下,他学会了骑自行车,“职业的残疾自行车运动员都是在自行车踏板上安装一个锁扣。”但当时孙有志没有正式工作收入,骑的是教育机构的车,锁扣只能用绳子代替。

  在做志愿者的闲暇中,他开始摆摊攒钱,准备买一辆自行车送给自己,“我摆摊卖东西,赚了几千块钱。”最后他用赚来的钱买了一辆山地自行车,这也是孙有志拥有的第一辆自行车。

  之后,他又到当地的一家客栈帮忙,直到2013年9月初,他才再次回到辉县老家。这一番旅行,孙有志不仅看到了异乡的美景和山河的壮美,更大的收获是,他不再自怨自艾,重新燃起了生活下去的斗志。

孙有志在骑行途中休息

  

  

  在老家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之后,孙有志开始尝试长距离的骑行。他的第一个骑友,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,“我们2012年就认识了,那时我在新乡市中心医院实习,她是我的病人。”当时孙有志有意记下了姑娘的联系方式,之后两人经常互动交流。

  尝试着在网上发布“郑州骑行去海南”的信息后,这个姑娘第一个响应了他。2014年3月初,他们出发了。一路上,两人相扶相敬,感情也迅速升温,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,孙有志提到,在骑行的路上姑娘(现在的妻子)曾主动把行李放在她的车上,弄得孙有志很不好意思。

 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难跋涉,他们先后抵达许昌、武汉、岳阳、长沙、衡阳、广州等城市,中间还经历了自行车丢失的挫折,最终,孙有志一行抵达海南。在海南,他们还环岛骑行了一段时间。

  从海南回来没多久,2014年的11月,孙有志与姑娘的爱情瓜熟蒂落,两人成婚。2015年11月,他们的女儿来到了这个世界上。

  这期间,孙有志在2015年初与朋友合作,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开了一家客栈。那时,他正式放弃以医生为职业的梦想,转战旅游行业,“很感谢我的妻子,当时我说了自己的想法后,已怀孕的她没有丝毫迟疑就赶到了内蒙古。”说起妻子,孙有志语气温柔。

  

  

  第一次骑行的成功鼓舞了孙有志,不仅锻炼了他的吃苦耐劳、独立自主能力,也磨炼了他的意志,“更重要的是通过不懈努力,证明自己完全可以骑行,不能看轻自己了。”

  也是在那时,他暗暗告诉自己,以后的每年都要进行一次长距离的骑行。2015年,他从哈尔滨出发,一路骑到了北京;2016年,他沿川藏线从成都一直骑行,抵达珠峰大本营……

孙有志在朋友圈记录的骑行感受

  谈起骑行中记忆犹新的事,孙有志讲述了2016年骑行川藏线最后50公里发生的一件事。因为缺乏经验,8月6日这天,一行人的补给断了,“我们一行三人就剩下一罐能量饮料。”最终,靠着这一罐饮料的激励,他们顺利抵达珠峰大本营。

孙有志(右一)和两位骑友向珠峰大本营冲刺

  在抵达大本营之后,三人把这罐饮料分喝了,“当时还在罐子上刻了字留作纪念。”最后,孙有志把罐子送给了同伴中年龄最小的男孩,“我当时给他开玩笑,说以后混得不好了就拿着这个罐子来找我,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他饿着。”

  

  

  今年的骑行计划,孙有志早就定下来了,但因为他准备在新乡万仙山景区开一个客栈,稍微耽误了一下,“8月就约好了,前段时间客栈一直在装修,空不出这么多的时间。”在装修大致完成后,10月1日,孙有志出发了。

  说起自己的新客栈,孙有志称,“那是辉县南寨镇后地村原来的小学。”他介绍,这所修建于1998年的学校后来荒废了,他便花钱租了下来,改造成客栈。

  他介绍,这次骑行的同伴来自江苏连云港。10月18日下午,已经在狮泉河休整了4天的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,同伴因为受伤,已经放弃骑行,“我在这里等下一拨人,继续同行。”

  孙有志说,他的人生几乎是被骑行拯救的,“因为骑行,我认识了很多骑友,让我的性格变得更开朗了,见过了那么多的美景,心胸也变得宽广起来。”

西藏阿里地区旅游发展委员会给孙有志发的新藏骑行证书

  新藏线在一些骑友看来,是一条危险重重的路线,不要说一个残疾人,就是四肢健全的人骑行也得万分小心。但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,他这次骑行根本没有做准备,甚至还把假肢寄回了家,“我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。”10月13日晚上,12天的时间里,孙有志已经骑行了842公里,“最难的是红土达坂那一段,90多公里的上坡,海拔都在五千多米,并且一路逆风。”

  他说,在骑行中最重要的是体力,最煎熬的是孤独,但在每次抵达目的地之后,成就感就会油然而生。“骑行中的困难是一定能克服的,生活中的却不尽然。”

  在采访快结束时,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准备一直骑行下去,用在骑行中锤炼过的意志品质,继续翻越生活中的山丘。 

在界山达坂路牌旁,激动跃起的孙有志

  来源:红星新闻

责任编辑:马骁潇

  原标题:男子失去左腿搏击命运:娶妻生女开客栈,拿掉假肢挑战新藏线

  10月13日深夜,已经在新藏线上跋涉12天的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,他在旅途中最想念的,是他不到2岁的女儿。

  用“独腿丈量人生”多年,如今,28岁的孙有志在骑行和客栈经营者的圈子里已经是个名人。然而,在8年前,他还是一个因车祸失去救死扶伤梦想的青年:20岁生日前夕,还是大一学生的他,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左腿。

  命运的车轮发生偏转后,孙有志坚强爬起。几年间,他从颓废到奋起,旅游、支教、骑行、经营客栈,期间邂逅爱人又诞下爱女。他默默践行着自己每年长距离骑行一次的诺言。

孙有志骑行抵达西藏阿里地区留影 本文图片均为 受访者 供图

  在他自开始骑行就从未归零的自行车码表上,24000公里是孙有志抵达西藏日土县多玛乡后的读数。在他前方,还有2000公里的新藏线在延伸。

  如果说一开始的骑行,他有“证明自己可以”的意图,那现在的他,则是在磨砺自己的意志力。这次骑行,孙有志没有做准备工作,甚至在骑行正式开始前他还把假肢寄回了家。他在自行车踏板上安装了一个锁扣,固定住右脚,开始了一只脚的骑行。

  孙有志说,这么做的目的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,“骑行中的困难是一定能克服的,生活中的却不尽然。”

孙有志和骑在他肩膀上的女儿

  

  

  车祸发生之前,孙有志是山东济南一所本科院校临床医学专业的大一学生。读书、毕业,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大夫,遇上一个懂他爱他的姑娘,组建家庭生儿育女……这本是他要走的路,直到2009年3月那场带走他左腿的车祸发生。

  时至今日,孙有志依然不愿对外界谈起事故的细节,但他清晰地记得,车祸发生后的一个月,是他20岁的生日。一个人,在最年少轻狂的年纪失去了一条腿,不管是对心理还是生理来说,都是巨大的打击,对孙有志亦然。这个出生在河南新乡辉县的青年,生命中遭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打击。

  “当时在病房中醒来发现自己腿没了,突然觉得活着没多大意义了。”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,孙有志如是说,他甚至不顾家人的劝阻,试图拔掉插在他身上,为他续命的管子。

 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是黯淡无光的。为了治疗肢体的创伤,他休学一年,但心灵上的创伤耗费了他更多的时间。再次回到校园,原本开朗的他陷入极度的自卑中,“甚至不敢和同学并排走。”

  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,2013年,孙有志与往日的同窗一起迎来毕业,也面临着找工作。毕业前,他也像其他的同学一样,把自己五年的学习浓缩成几页简历,放到人才市场上接受用人单位的选择。然而,肢体的残缺为他找工作带来了巨大的障碍。求职的不顺利,让孙有志郁郁寡欢,但与刚遭遇车祸时相比,他已经找到了自我排解的方式。他告诉自己,“生命有时就是无奈,但你必须接受它,不能妥协!”

  力排众议后,他买了一张前往漠河的火车票。正是这次旅行,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他的人生开始从车祸后的黯淡慢慢变回彩色的。

  

  

  在第一次旅行成功之后,孙有志意识到,失去左腿并不代表不能远行。于是,他的旅行一发不可收。

  几个月的时间里,压抑许久的他全国各地四处走,去山东爬泰山、去新疆喀什领略西域之美、到西藏拉萨感受高原魅力……最后,他前往云南丽江,在当地一家教育机构做志愿者,“包吃包住,很开心。”

  2013年5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在网上认识了云南大理的一个残疾自行车运动员,在其帮助下,他学会了骑自行车,“职业的残疾自行车运动员都是在自行车踏板上安装一个锁扣。”但当时孙有志没有正式工作收入,骑的是教育机构的车,锁扣只能用绳子代替。

  在做志愿者的闲暇中,他开始摆摊攒钱,准备买一辆自行车送给自己,“我摆摊卖东西,赚了几千块钱。”最后他用赚来的钱买了一辆山地自行车,这也是孙有志拥有的第一辆自行车。

  之后,他又到当地的一家客栈帮忙,直到2013年9月初,他才再次回到辉县老家。这一番旅行,孙有志不仅看到了异乡的美景和山河的壮美,更大的收获是,他不再自怨自艾,重新燃起了生活下去的斗志。

孙有志在骑行途中休息

  

  

  在老家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之后,孙有志开始尝试长距离的骑行。他的第一个骑友,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,“我们2012年就认识了,那时我在新乡市中心医院实习,她是我的病人。”当时孙有志有意记下了姑娘的联系方式,之后两人经常互动交流。

  尝试着在网上发布“郑州骑行去海南”的信息后,这个姑娘第一个响应了他。2014年3月初,他们出发了。一路上,两人相扶相敬,感情也迅速升温,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,孙有志提到,在骑行的路上姑娘(现在的妻子)曾主动把行李放在她的车上,弄得孙有志很不好意思。

 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难跋涉,他们先后抵达许昌、武汉、岳阳、长沙、衡阳、广州等城市,中间还经历了自行车丢失的挫折,最终,孙有志一行抵达海南。在海南,他们还环岛骑行了一段时间。

  从海南回来没多久,2014年的11月,孙有志与姑娘的爱情瓜熟蒂落,两人成婚。2015年11月,他们的女儿来到了这个世界上。

  这期间,孙有志在2015年初与朋友合作,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开了一家客栈。那时,他正式放弃以医生为职业的梦想,转战旅游行业,“很感谢我的妻子,当时我说了自己的想法后,已怀孕的她没有丝毫迟疑就赶到了内蒙古。”说起妻子,孙有志语气温柔。

  

  

  第一次骑行的成功鼓舞了孙有志,不仅锻炼了他的吃苦耐劳、独立自主能力,也磨炼了他的意志,“更重要的是通过不懈努力,证明自己完全可以骑行,不能看轻自己了。”

  也是在那时,他暗暗告诉自己,以后的每年都要进行一次长距离的骑行。2015年,他从哈尔滨出发,一路骑到了北京;2016年,他沿川藏线从成都一直骑行,抵达珠峰大本营……

孙有志在朋友圈记录的骑行感受

  谈起骑行中记忆犹新的事,孙有志讲述了2016年骑行川藏线最后50公里发生的一件事。因为缺乏经验,8月6日这天,一行人的补给断了,“我们一行三人就剩下一罐能量饮料。”最终,靠着这一罐饮料的激励,他们顺利抵达珠峰大本营。

孙有志(右一)和两位骑友向珠峰大本营冲刺

  在抵达大本营之后,三人把这罐饮料分喝了,“当时还在罐子上刻了字留作纪念。”最后,孙有志把罐子送给了同伴中年龄最小的男孩,“我当时给他开玩笑,说以后混得不好了就拿着这个罐子来找我,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他饿着。”

  

  

  今年的骑行计划,孙有志早就定下来了,但因为他准备在新乡万仙山景区开一个客栈,稍微耽误了一下,“8月就约好了,前段时间客栈一直在装修,空不出这么多的时间。”在装修大致完成后,10月1日,孙有志出发了。

  说起自己的新客栈,孙有志称,“那是辉县南寨镇后地村原来的小学。”他介绍,这所修建于1998年的学校后来荒废了,他便花钱租了下来,改造成客栈。

  他介绍,这次骑行的同伴来自江苏连云港。10月18日下午,已经在狮泉河休整了4天的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,同伴因为受伤,已经放弃骑行,“我在这里等下一拨人,继续同行。”

  孙有志说,他的人生几乎是被骑行拯救的,“因为骑行,我认识了很多骑友,让我的性格变得更开朗了,见过了那么多的美景,心胸也变得宽广起来。”

西藏阿里地区旅游发展委员会给孙有志发的新藏骑行证书

  新藏线在一些骑友看来,是一条危险重重的路线,不要说一个残疾人,就是四肢健全的人骑行也得万分小心。但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,他这次骑行根本没有做准备,甚至还把假肢寄回了家,“我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。”10月13日晚上,12天的时间里,孙有志已经骑行了842公里,“最难的是红土达坂那一段,90多公里的上坡,海拔都在五千多米,并且一路逆风。”

  他说,在骑行中最重要的是体力,最煎熬的是孤独,但在每次抵达目的地之后,成就感就会油然而生。“骑行中的困难是一定能克服的,生活中的却不尽然。”

  在采访快结束时,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准备一直骑行下去,用在骑行中锤炼过的意志品质,继续翻越生活中的山丘。 

在界山达坂路牌旁,激动跃起的孙有志

  来源:红星新闻

责任编辑:马骁潇

  原标题:男子失去左腿搏击命运:娶妻生女开客栈,拿掉假肢挑战新藏线

  10月13日深夜,已经在新藏线上跋涉12天的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,他在旅途中最想念的,是他不到2岁的女儿。

  用“独腿丈量人生”多年,如今,28岁的孙有志在骑行和客栈经营者的圈子里已经是个名人。然而,在8年前,他还是一个因车祸失去救死扶伤梦想的青年:20岁生日前夕,还是大一学生的他,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左腿。

  命运的车轮发生偏转后,孙有志坚强爬起。几年间,他从颓废到奋起,旅游、支教、骑行、经营客栈,期间邂逅爱人又诞下爱女。他默默践行着自己每年长距离骑行一次的诺言。

孙有志骑行抵达西藏阿里地区留影 本文图片均为 受访者 供图

  在他自开始骑行就从未归零的自行车码表上,24000公里是孙有志抵达西藏日土县多玛乡后的读数。在他前方,还有2000公里的新藏线在延伸。

  如果说一开始的骑行,他有“证明自己可以”的意图,那现在的他,则是在磨砺自己的意志力。这次骑行,孙有志没有做准备工作,甚至在骑行正式开始前他还把假肢寄回了家。他在自行车踏板上安装了一个锁扣,固定住右脚,开始了一只脚的骑行。

  孙有志说,这么做的目的是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,“骑行中的困难是一定能克服的,生活中的却不尽然。”

孙有志和骑在他肩膀上的女儿

  

  

  车祸发生之前,孙有志是山东济南一所本科院校临床医学专业的大一学生。读书、毕业,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大夫,遇上一个懂他爱他的姑娘,组建家庭生儿育女……这本是他要走的路,直到2009年3月那场带走他左腿的车祸发生。

  时至今日,孙有志依然不愿对外界谈起事故的细节,但他清晰地记得,车祸发生后的一个月,是他20岁的生日。一个人,在最年少轻狂的年纪失去了一条腿,不管是对心理还是生理来说,都是巨大的打击,对孙有志亦然。这个出生在河南新乡辉县的青年,生命中遭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打击。

  “当时在病房中醒来发现自己腿没了,突然觉得活着没多大意义了。”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,孙有志如是说,他甚至不顾家人的劝阻,试图拔掉插在他身上,为他续命的管子。

 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是黯淡无光的。为了治疗肢体的创伤,他休学一年,但心灵上的创伤耗费了他更多的时间。再次回到校园,原本开朗的他陷入极度的自卑中,“甚至不敢和同学并排走。”

  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,2013年,孙有志与往日的同窗一起迎来毕业,也面临着找工作。毕业前,他也像其他的同学一样,把自己五年的学习浓缩成几页简历,放到人才市场上接受用人单位的选择。然而,肢体的残缺为他找工作带来了巨大的障碍。求职的不顺利,让孙有志郁郁寡欢,但与刚遭遇车祸时相比,他已经找到了自我排解的方式。他告诉自己,“生命有时就是无奈,但你必须接受它,不能妥协!”

  力排众议后,他买了一张前往漠河的火车票。正是这次旅行,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他的人生开始从车祸后的黯淡慢慢变回彩色的。

  

  

  在第一次旅行成功之后,孙有志意识到,失去左腿并不代表不能远行。于是,他的旅行一发不可收。

  几个月的时间里,压抑许久的他全国各地四处走,去山东爬泰山、去新疆喀什领略西域之美、到西藏拉萨感受高原魅力……最后,他前往云南丽江,在当地一家教育机构做志愿者,“包吃包住,很开心。”

  2013年5月,一个偶然的机会,他在网上认识了云南大理的一个残疾自行车运动员,在其帮助下,他学会了骑自行车,“职业的残疾自行车运动员都是在自行车踏板上安装一个锁扣。”但当时孙有志没有正式工作收入,骑的是教育机构的车,锁扣只能用绳子代替。

  在做志愿者的闲暇中,他开始摆摊攒钱,准备买一辆自行车送给自己,“我摆摊卖东西,赚了几千块钱。”最后他用赚来的钱买了一辆山地自行车,这也是孙有志拥有的第一辆自行车。

  之后,他又到当地的一家客栈帮忙,直到2013年9月初,他才再次回到辉县老家。这一番旅行,孙有志不仅看到了异乡的美景和山河的壮美,更大的收获是,他不再自怨自艾,重新燃起了生活下去的斗志。

孙有志在骑行途中休息

  

  

  在老家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之后,孙有志开始尝试长距离的骑行。他的第一个骑友,后来成为了他的妻子,“我们2012年就认识了,那时我在新乡市中心医院实习,她是我的病人。”当时孙有志有意记下了姑娘的联系方式,之后两人经常互动交流。

  尝试着在网上发布“郑州骑行去海南”的信息后,这个姑娘第一个响应了他。2014年3月初,他们出发了。一路上,两人相扶相敬,感情也迅速升温,在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,孙有志提到,在骑行的路上姑娘(现在的妻子)曾主动把行李放在她的车上,弄得孙有志很不好意思。

  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难跋涉,他们先后抵达许昌、武汉、岳阳、长沙、衡阳、广州等城市,中间还经历了自行车丢失的挫折,最终,孙有志一行抵达海南。在海南,他们还环岛骑行了一段时间。

  从海南回来没多久,2014年的11月,孙有志与姑娘的爱情瓜熟蒂落,两人成婚。2015年11月,他们的女儿来到了这个世界上。

  这期间,孙有志在2015年初与朋友合作,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开了一家客栈。那时,他正式放弃以医生为职业的梦想,转战旅游行业,“很感谢我的妻子,当时我说了自己的想法后,已怀孕的她没有丝毫迟疑就赶到了内蒙古。”说起妻子,孙有志语气温柔。

  

  

  第一次骑行的成功鼓舞了孙有志,不仅锻炼了他的吃苦耐劳、独立自主能力,也磨炼了他的意志,“更重要的是通过不懈努力,证明自己完全可以骑行,不能看轻自己了。”

  也是在那时,他暗暗告诉自己,以后的每年都要进行一次长距离的骑行。2015年,他从哈尔滨出发,一路骑到了北京;2016年,他沿川藏线从成都一直骑行,抵达珠峰大本营……

孙有志在朋友圈记录的骑行感受

  谈起骑行中记忆犹新的事,孙有志讲述了2016年骑行川藏线最后50公里发生的一件事。因为缺乏经验,8月6日这天,一行人的补给断了,“我们一行三人就剩下一罐能量饮料。”最终,靠着这一罐饮料的激励,他们顺利抵达珠峰大本营。

孙有志(右一)和两位骑友向珠峰大本营冲刺

  在抵达大本营之后,三人把这罐饮料分喝了,“当时还在罐子上刻了字留作纪念。”最后,孙有志把罐子送给了同伴中年龄最小的男孩,“我当时给他开玩笑,说以后混得不好了就拿着这个罐子来找我,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他饿着。”

  

  

  今年的骑行计划,孙有志早就定下来了,但因为他准备在新乡万仙山景区开一个客栈,稍微耽误了一下,“8月就约好了,前段时间客栈一直在装修,空不出这么多的时间。”在装修大致完成后,10月1日,孙有志出发了。

  说起自己的新客栈,孙有志称,“那是辉县南寨镇后地村原来的小学。”他介绍,这所修建于1998年的学校后来荒废了,他便花钱租了下来,改造成客栈。

  他介绍,这次骑行的同伴来自江苏连云港。10月18日下午,已经在狮泉河休整了4天的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,同伴因为受伤,已经放弃骑行,“我在这里等下一拨人,继续同行。”

  孙有志说,他的人生几乎是被骑行拯救的,“因为骑行,我认识了很多骑友,让我的性格变得更开朗了,见过了那么多的美景,心胸也变得宽广起来。”

西藏阿里地区旅游发展委员会给孙有志发的新藏骑行证书

  新藏线在一些骑友看来,是一条危险重重的路线,不要说一个残疾人,就是四肢健全的人骑行也得万分小心。但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,他这次骑行根本没有做准备,甚至还把假肢寄回了家,“我想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。”10月13日晚上,12天的时间里,孙有志已经骑行了842公里,“最难的是红土达坂那一段,90多公里的上坡,海拔都在五千多米,并且一路逆风。”

  他说,在骑行中最重要的是体力,最煎熬的是孤独,但在每次抵达目的地之后,成就感就会油然而生。“骑行中的困难是一定能克服的,生活中的却不尽然。”

  在采访快结束时,孙有志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准备一直骑行下去,用在骑行中锤炼过的意志品质,继续翻越生活中的山丘。 

在界山达坂路牌旁,激动跃起的孙有志

  来源:红星新闻

责任编辑:马骁潇

江苏西山癫痫病到哪里治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